我今年31歲,17歲入行,已經干了14年。
  結婚生子,于是我金盆洗手不干了。
  以下我要說的,全是我14年以來的親身經歷,
  首先你得相信我們這個職業的確存在,只是我們低調罷了。
  否則你在你所在的城市細細打聽,一定會找到我的同行。
  本吧長時間潛水,看了不少也聽了不少,
  不得不說的是,有些帖子的確在我過往的工作中給了我提示,
  但是也有很多錯誤的方法。
  今天講出來,其實是在破壞行規,
  另一方面也是讓大家這些將“靈異”這個概念似信非信做個解答,
  希望各位今后遇到類似的情況后,
  不必用一些錯誤的方法,嚇到自己,或者傷害自己。我慢慢的寫,你們慢慢的看,我不會主動來回答你們提的問題,
  我講的、經歷的,如果你能看懂并知道怎么應對,
  我想就夠了。
  當然我也知道一定會有不少朋友說我在瞎謅,
  也罷,決定權在各位,信或不信,罵與不罵,各位自便。
  
  
  
  
  首先我得說,進入這行,完全是個偶然。
  我和很多人一樣,從小學到高中,
  中途和一群社會上的混混一起學壞,輟學。
  然后開始在街上游蕩,賭博,玩游戲機,抽煙喝酒,打架。。
  至少說17歲以前,我是真正活的像個孩子。
  那年調皮闖禍。家里人又從來就很相信迷信,
  于是認為我是被什么小鬼上身,請了道士來做法跳大神。
  念經什么的替我悔過。。
  然后因為我的叛逆,我離家出走。從重慶到昆明。
  火車上我遇到一個瞎子,于是這個瞎子成了我進入這行的關鍵人物。
  因為他把我介紹給了昆明當地一個很有名的天師,
  這個天師,后來成了我的師父。
  那一年我17歲,開始啥都改變了。。
  
  
  
  拜師的過程什么的我就不說了。
  也沒有什么太值得提的地方。
  我師父只是教我一個道理,
  正道、人心、去惡、行善。
  坦白說,這活不是免費干的
  我們收費還挺貴。
  我師傅花了好長時間扭轉我不信鬼的心態。
  也根本不會像電視里講的畫符啊,做法什么的,
  都是狗屁,騙人的。
  師父隨身帶的東西就幾樣,從不離身。
  一副骰子,一個羅盤,十來根紅繩,還有本皺巴巴的書(后面再細說),
  然后還有樣你們絕對想不到的東西,
  就是墳頭的土。
  
  在第一次親眼見到這些東西之前,
  哪怕我跟著師父整天學一些經文口訣之類的,
  我也從沒相信過這個世界真的有鬼。
  我也無數次問過師傅,到底有還是沒有,
  師傅告訴我說,有,但是并不多。
  我想這就是為什么收費貴的原因吧。
  一開始我也認為師傅不過就是一騙財的神棍。
  直到1998年,我跟師傅去貴州,接到當地一個土大款的委托。
  那時候起,可以說我的整個世界觀改變了,
  我高中沒畢業,也談不上什么世界觀。
  可至少從那個時候起,我才漸漸開始用一種另類的眼光來觀察我生活了17年的這個世界。
  土財主很豪氣,師傅跟他談好價格,6萬6千塊,
  下一段我再仔細講這個故事
  
  
  
  土大款說他50歲了,至于怎么發家的我也沒啥興趣,
  總之在發家的過程中,肯定干了點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
  導致他找我們的時候說自己很倒霉,
  他家在貴州凱里市區有幾處房產,
  這次出事的是他老家的房子。
  大家知道土大款一般掙了錢,都喜歡會老家蓋個什么拉風的房子,
  好在村子里炫耀自己有多了不起,
  他那房子當初請了個大師來批過,我們行話叫“問路”
  說他得面水靠山,這個大家都知道,風水學上都這么講究的。
  然后那個大師告訴他,背后的那個山,就像是皇帝的龍椅,
  房子坐落在那里,面前的水和遠處的山,好像一個皇帝在椅子上,望著江山。
  屁,說得好聽,
  那土大款大概也是一沒腦子的貨,為了讓那山看上起像個椅子,硬是鏟了個山坳出來,
  做他的“靠椅”,
  殊不知等房子都建好了,當地有村民找他,說他把自己祖墳給鏟了。
  土大款想吧,這也沒多大點事,賠錢吧,老子有的是錢。。
  于是他賠錢給那村民,以為這事就這么完了。
  可不知道錢是賠給活人的,你死人還沒打點好呢。。
  于是從他開始住進去后,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房子大,土大款懶。。
  請了幾個村民到他房子打掃衛生,養魚什么的。
  晚上還得守夜。
  他請的一個40多的大嬸,說是晚上睡覺老是做夢。。
  一開始大家都還以為是“擇床”。。
  認為習慣了就好了,
  可沒多久這大嬸就瘋了,整天念叨的就一句“不打。。不打。?!?br/>   于是這么一來,村子里的傳言就出來了,說什么挖到土地公啦。。又說什么挖斷老樹根了。。
  于是另一個膽子比較大的,年輕點的男村民就主動去他們家巡夜。。
  也是過了沒多久。。這男的雖然沒瘋,可是也開始有些恍惚。。
  說話不清不楚了。。
  土大款才意識到事情不大對了,就遣散了工人,房子鎖上。
  一直沒敢再住,請我們去之前大概一個月,他回村子里去找那個嚇得有點恍惚的男人。
  那男人多少也恢復了不少了。。于是土大款扔出一沓錢,叫他給說說到底啥事。
  那男的猶豫老久,才說他頭幾晚睡覺還沒覺得什么,那床是一側靠墻,另一側對這門。
  他老是面朝門睡,晚上也很安靜,頂多就幾聲貓叫。
  直到有一天他面朝墻睡了,晚上迷迷糊糊轉了個身,說有個穿長衫的瘦巴巴的老人蹲在他的床前。。
  手里拿這編筐子的竹條,一直抽他,說這是我的床。。。
  他說倒也不覺得痛,但是絕對夠嚇人,
  睡醒了以后根本就忘了。就當沒察覺,久而久之,于是就恍惚了。。當時 聽土大款說這些的時候,我真當是在聽神話故事。
  于是師傅說,你把你房子面前那池塘水放干。
  撒下稻、黍、稷、麥、菽,
  晚上我跟我徒弟就住進去。
  
  
  
  說實話,我還是有點被嚇到。
  并不是相信了這個東西的存在,而是對這個事情本身有點抗拒。
  當晚進屋前,師傅給我說了這么一句話。
  不要怕,我教給你的口訣你沒事就在心里念就是了,壯膽。
  師傅說這話之前,我都一直以為那些口訣是驅鬼的,誰知道竟然是壯膽。
  我們進了那個大院,其實房子看上去很正常,根本不像鬼片里面那些陰森森的。
  我們沒有進屋子里,師傅在院子里拿羅盤比劃,
  東南西北都走遍了,然后他跟我說,
  在這方位挖個坑。
  我挖了。師傅取出一根紅繩子,倒了點剛剛我說的墳頭掃下來的土。
  然后師傅說,咱們進去。
  于是我跟著師傅進去了,其實一切都非常正常。
  后來師傅告訴我說,剛剛挖坑什么的是在打招呼,他說他也不知道到底管用不,
  反正他的師傅是這么教他的。
  進去后到了鬧鬼那房間,那床打掃得很干凈,卻干凈得讓人挺不舒服的。
  師傅說,你說床,我睡地下。
  于是師傅在離床大約2米的地方打地鋪。
  他囑咐我說,別真的睡著了。
  于是我開始面朝墻壁胡思亂想,一會想想小時候的事,一會有念口訣,一會又想點別的,一會又念口訣。
  大約夜里2點的樣子吧。我感到有種不舒服的感覺,不是鬼片里演的發冷,
  是一種好像有什么東西滲到肩膀,我形容不出來那種感覺,
  但是我確定這個感覺是告訴我那東西來了。
  這時候師傅說,你轉身過來,眼睛看著自己的腳。你會用余光看到別個東西,別正眼看。
  我很怕,但是我必須這么做。
  我按師傅說的轉身,看著自己的腳,屋子里黑歸黑,但是還能見到床邊那個穿長衫的。
  那穿長衫的開始晃動手。一開始我還沒想起是拿荊條抽我呢,
  直到他在念“這是我的床”
  就這么一句,
  接下來發生的事我是從師傅嘴里聽的,我得聲明我沒看見,只是余光在剽。
  我只感覺有種好像粉筆擦被人打了一下,有灰塵撲過來的感覺。
  然后我聽師傅說,
  好了,沒事了,收拾收拾,我們走吧。
  
  
  
  我問師傅,這就完了?
  師傅說,當然完了,怎么你還沒玩夠?
  我說怎么這么容易,怎么做的,
  因為本人一生看了無數鬼片,里面什么做法啊,帖符啊,念咒啊什么的,
  怎么這么簡單。
  師傅告訴我說,那些才真是騙人的。我們這行,沒那么多講究,
  輕易碰不到,碰到了就是硬貨。
  師傅說,那個穿長衫的老人就是祖墳里埋的那個,叫啥我給忘了,
  師傅進院子的時候挖坑埋線,說是在給他指路。
  師傅還說,這些鬼,他們就是一個好像卡帶了重復做一樣事情,沒有思維,也沒有感情。
  往往遇到了都是走失方向的。也不存在什么形態,每天都有很多人死,要是個個都成鬼,
  那不更可怕嗎,所以這里科普一下,鬼是存在的,但是很少。
  也并非是收了冤屈,回來復仇,這些都是電影里騙觀眾的,
  當然那種復仇的也有,遇到過,后面再細說。
  數量少,并且他們大多是無害的,它是一種能量未消亡,
  卻又什么也做不了,不上不下的一種狀態。
  師傅這么跟我說,我聽得似懂非懂。
  他說當時我磚頭的時候不正眼看是因為兩點,
  一是不敢看,二是也沒啥好看。
  師傅在它抽我的時候,往它頭頂撒了土。
  然后用繩子繞了它的脖子,他就去了,佛家講的超度,
  我們叫帶路。
  沒啥復雜的,就這么簡單。
  但是要克服心理上的恐懼,還是挺難的。
  至少我從那開始,一時半會,很難接受。
  
  
  
  出了院子,師傅叫我跑到路上去叫那大款。
  因為當時還不怎么普及手機,我師傅沒有。
  我叫了那大款,他開始不敢進院子,師傅說你進來,接下來你得幫我。
  然后師傅就在剛剛挖坑那里,把土收起來,在地上鋪勻,
  然后把坑里的紅線拿出來,酸在大款的左手五根手指。
  然后師傅叫他在鋪勻的土跟前跪著。接著師傅開始嘰里咕嚕念咒文。
  完事了讓大款把栓了紅線的手到那土上按個手印。
  按下去后,師傅把紅線取下來燒了,讓大款自己把那些土吹散。
  然后師傅就告訴他,完事了。
  土大款挺不放心,說真完了嗎,師傅說你要不信你先付一半錢,沒事了再給剩下的。
  師傅不會怕哪些賴賬的,他有的是辦法收拾這樣的人,這個以后再聊。
  完了收了一半錢,師傅就帶著我走了。于是我們連夜下山到了凱里市,都差不多天亮了。
  師傅帶我去喝酒洗澡,是不讓那東西跟著我們。
  我洗澡的時候問師傅,在院子里念的啥,
  師傅說,那是騙大款的,一陣瞎搞,什么用都沒有。就讓他看著像這么回事。
  然后我問師傅,剩下的錢咋辦,
  師傅說,不怕,他一定會給的。
  以上說的,是我第一次直面這些東西。
  我不能說我們的職業是在獵鬼,談不上是“獵”
  更多的時候我們其實是在幫助人。
  我的第一次在師傅看來,簡直小兒科到了極點,
  可在我看來,卻真的顛覆了我的世界觀。
  直到后面這些年,遇到的各種怪異的事情,
  漸漸也就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我們點過惡鬼,收過小鬼,幫鬼了過心愿,幫人把附身的打出來過,召過筆仙,刨過墳。。
  太多了,如果你們想聽,我就慢慢講
  
  剛開始跟著師傅跑業務的時候,我只能配合他玩點小CASE的東西,
  一般遇到大玩意,他基本不帶我去,
  第二年的時候,師傅才帶我做了趟大單。
  四川和重慶之間有個地方叫榮昌,
  那件事就發生在那里。
  這次遇到的是一個小姑娘,電話那頭雇主說是被附身,師傅說得親眼看了再說。
  談好價格,我們就去了榮昌。
  到了雇主家里,看到小姑娘的時候,我已經有了些這行的習慣,先看手指。
  小姑娘的指甲很長,估計有點時間沒剪了,指甲很白,皮膚是正常的。
  小姑娘不笑也不說話,眼神明顯的呆滯,傻坐著。大約有5歲的樣子,
  完全沒有她那個年齡的小孩該有

下頁(1/8)